北京网球培训哪里好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鮮 > 新聞內容

余光中的海南情緣 溫云松簡歷

時間:2017-12-18 08:47:56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余光中的海南情緣 溫云松簡歷

 

    藍星在閃爍,隔水的觀音,在默禱你的離去……滿頭白發的你,在海口西海岸,卻像少年明朗……”

  12月17日下午,為了追慕余光中先生詩魂,兩岸詩會組委會、海南省臺辦主辦的“家國情懷、夢回鄉愁”追思會在海口水巷口國新書苑舉行,現場氣氛肅穆凝重,余光中的海南詩友們紛紛用詩歌來表達對先生的追思。

  大家深切悼念余光中先生不僅是因為那首感動代代中華兒女的《鄉愁》,更因為他也是海南的老朋友。余光中一生六次到訪海南,與海南有著很深的情愫,前后受聘為海南師范大學和海南熱帶海洋學院(前身為“瓊州學院”)客座教授,到海南高校進行學術講座,更因為兩岸詩會,到海南以詩會友,成為聯系兩岸精神文化紐帶的大使。

  2013年,余光中在海口的《鄉愁》專場音樂會上接受詩人舒羽的采訪。唐小平攝

  余光中與海南的六次緣分

  頭戴方格小皮帽,架著金邊眼鏡,一身淺色西裝裹著瘦弱的身板,2013年12月28日晚,在海口新國賓館舉行的2013年兩岸詩會招待晚宴上,記者第一次見到小時候語文課本中,那首熟讀的《鄉愁》的作者余光中先生。

  鎂光燈照耀下的余光中滿頭白發,卻精神矍鑠,與夫人范我存挽著手,舉手投足間盡顯儒雅文人氣息。

  在宴會致辭中,余光中深情地講述了他與海南的四次緣分。

  “我和海南島已經有四次緣分,第一次是在1938年,那時候日本侵略中國,母親帶著我從淪陷區,輾轉到了上海,又坐了一條輪船,經過香港,要去安南,船必經的就是瓊州海峽,那時候我才9歲。再就是十年前海南師范學院請我來講學,停留了三天,那一次去西部儋州參觀了東坡書院。5年以前,海南島要建國際旅游島,余秋雨先生跟我有一個對話,之后我們沿東部去到了三亞。這一次大概有機會去中部山區了。”

  余光中辭世后,記者梳理當年他來海南的一些新聞報道,并采訪與他接觸過的舊人時發現,他與海南的緣分不止他講述的這四次,事實上,至少有六次。

  記者在翻閱當年的新聞報道中發現,2003年底和2004年底,余光中連續兩年來到海南師范大學講學。擔任兩次講座主持人的時任海南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阮忠證實了這一點。

  而余光中最后一次有據可循的海南島之行,是在2014年春天,也就是他到海南參加兩岸詩會后的一兩個月,再次攜夫人到三亞參加了一次時間短暫的文化交流活動。余光中的這次海南之行短暫倉促,很多海南舊相識并不知曉。而時任三亞瓊州學院黨委書記的韋勇在臨時得知這一消息后,與余光中再續兩岸詩會之緣,兩人在一起談詩歌談生活。交談中,余光中感慨海南人民對他的深厚關愛,當時兩人還約定每年都到瓊州學院講學。

  約定還未履行,誰也沒想到,這次,是余先生最后一次踏上海南島。

  余光中與海南的詩歌情緣

  余先生一生寫詩,他與海南的緣分更離不開詩。

  2013年底,余光中榮獲兩岸詩會桂冠詩人榮譽,應邀到海南參加兩岸詩會。參會期間,他為瓊臺姊妹島落筆,留下吉言:瓊臺兩福島,南海一水通。字里行間,透露出滿滿的鄉情鄉愁。

  他的經典名作《鄉愁》在詩會中被多次吟誦,海南省還專門舉辦了以他的力作《鄉愁》為主題的專場交響音樂會。

  記者也有幸在海南省歌舞劇院親耳聆聽了那場交響音樂會。當晚,余光中走上舞臺,以“淡淡哀愁”的語調,為大家朗誦了那首《鄉愁》。雖然這首《鄉愁》已經被大家所熟知,但聽到他的深情朗讀,在場的觀眾還是禁不住鼻酸、流淚。

  余光中在回顧這首詩的創作背景時說,當時正值1970年代初,大陸和臺灣之間看不到一絲松動的跡象,于是他創作了一批以“鄉愁”為主題的作品,《鄉愁》就是其中一首。

  余光中坦言,當時自己對這首4段小詩并不十分滿意,一度將其放在抽屜里,直到某天整理抽屜,才發現這首詩還不錯,就試著投遞出去。出乎意料的是,因為這首詩順應了海峽兩岸期待交流的時代潮流,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兩岸同胞“渴望與親人團聚,渴望祖國統一”的共同心聲,再加上詩歌簡潔、形象、朗朗上口,引起深深共鳴,在大陸引起轟動。

  那場交響音樂會用朗誦、交響樂等多種形式將《鄉愁》演繹得淋漓盡致,讓余光中非常感動。他說,沒想到海南人民對他的《鄉愁》給予如此的厚愛,他幾乎是飽含熱淚看完了整場演出。

  余光中參加兩岸詩會的5天行程,都是在精神飽滿的狀態下進行的。他的忘年交、大陸詩人舒羽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回憶道,當時余光中全程都是跟大家一起坐大巴車,路上有點顛簸,但是他還是精神飽滿,甚至在路上整理新書目錄。在保亭的詩會活動中,每天晚上都與大家聊到很晚才休息。

  “余光中先生很喜歡海南的山蘭酒,雖然他不能喝多,卻很喜歡看大家喝,享受那種苗寨的淳樸民風和熱鬧氛圍。”省臺辦主任劉耿回憶說,每一次跟先生和詩人們聚餐都很熱鬧,席間大家吟詩喝酒非常盡興,有一次,自己即興創作的一首小詩還獲得先生的連連夸贊,督促他一定要出一本詩集,還主動提出要給他寫序。

  “沒想到,我的詩集還沒有出,他卻走了……”劉耿禁不住扼腕嘆息。他告訴記者,去年兩岸詩會在臺灣舉行,他還帶著大家專程去探望余光中,當時先生已感身體不適,一度閉門謝客,但聽說海南詩友一行到了臺灣,依然盛情邀請至家中做客。他對家人說:“海南的老朋友們來了,怎能不見?”

  多次赴瓊講學點撥海南學子

  余光中與海南的六次緣分中,有三次來到了海南高校,為學子們講學。兩次去海南師范大學講座,還有一次,是兩岸詩會期間到海南熱帶海洋學院講學,他也先后受聘為兩所高校的客座教授。

  時任海南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阮忠記得,這兩場學術講座,都因余光中先生的到來,全場爆滿。尤其是第二次到海南師范大學的演講,2000人的體育場座無虛席,盛況空前。

  “走到演講席前,先生脫去外套,然后拿起話筒。這時我就聽到身后的同學說‘還是老習慣啊,去年他在田家炳二樓報告廳做報告時就是這樣,一上來就脫外套,從頭到尾站著講。哪像77歲的老人家啊!’”阮忠對此記憶深刻。

  阮忠還記得,那次余光中先生的演講主題是《英文與中文》,他帶領學子們發現中文的美學內涵,還勉勵學生們要打好英文和中文的基礎。

  之后的提問環節,學生跟余光中先生進行了交流,先生站在臺上認真傾聽、回答。有同學問:“您作為一個文學大師和一位老人,怎么看待當前的臺灣時局?”他回答說:“我是一個中國人,文化的交流很重要,我們不要為了五十年的政治拋棄五千年的文化!”先生的回答博得了現場熱烈的掌聲。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北京网球培训哪里好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网球体育馆 p2p理财公司排名2020 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快三跨度走势图 吉林快三走势图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内蒙古快三走势 广东11选5每期必